当前位置:首页 > 德育工作 > 德育在线

评语, 搭建学生健康成长的桥梁

编辑日期:2010-9-25 作者:李顺柱 点击次数:
【字体:

记得自己还在小学时,每学期最在乎的是,除了考试成绩外,就是那神圣的“教师评语”了。对那固定的“优点”、“缺点”栏目,我最喜欢老师多写“优点”,最好不写“缺点”,或者把“缺点”写得“含蓄”一些。但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,从小学到初中,再到高中,虽然不同的老师所给的评价不同,而那“优点”、“缺点”的格式却永远是一成不变的。


时光荏苒,学生时代结束后,我也走上了讲台,成了一名农村小学教师,而且几乎一直都担任班主任。我暗暗告诫自己,给学生下评语时,除了客观公正外,一定要多点人情味,少点说教公式化,开辟一个全新的评价方式。


学生张勇,是一个机灵而又活泼的男孩子。他学习勤奋、成绩优秀,热心为同学服务,深得老师喜爱。但是,他有一个弱点,就是在校外非常霸道,常常欺侮同学,却又常常得到家长的袒护。为此,不少学生家长告诫孩子,“惹不起还躲不起吗?”纷纷远离他,使他很孤独。


为了帮助张永克服不足,除了平时的说教外,学期结束时,我给他写了这样的评语:


“由于遗传的因素,你是那样的聪明而机灵,一道道难题,从来没有难住过你;一叶叶整洁的作业上布满的红勾勾告诉我,你学习非常认真,长此下去,你一定能考上大学。你在学校的劳动是那样积极、主动,使我知道,你是一个热心公益事业,处处为他人着想的人,这是多么难得呀!你在学校的表现让老师无可挑剔,尽管在校外的表现不尽人意,那是你的长处掩盖了不足,你和你的家长都没意识到的缘故。然而,人非圣贤,谁能无过?如果能正视自己的不足去克服它,改正它,你将来在学校一定是一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;在社会一定是一个德才兼备的有用之才。”


张勇将“成绩单”拿回家的当天下午,他父亲就领着他找到我,真诚地向我道谢,说我不仅指出了张勇的不足,还给他们当家长的留足了面子。此后,张勇也真改正了。许多年后,已经参加了工作的他,还回忆起我给他的评价“充满温情和慈爱,让人感动而接受“。



学生陈玲,是一个较任性的女孩。她的任性,缘于复杂的家庭背景。她的生父母在生下她后,因为还想生个儿子,就将她送人。在养父母家,她被捧为掌上明珠,娇生惯养、任意作为,小小年纪便要“当家”。无论家里多困难,她想要什么,养父母一定要买,否则,她就不回家。其生父母对此却一概不知。不过,陈玲上学较晚,在班上成绩却一直在前。怎样使这个孩子改掉坏毛病,健康成长呢?我除了与其家庭沟通外,针对农村学生家长注重看学生成绩单及评语的情况,在她的成绩单上,我写下了这样的评语:


“你是一个活泼、开朗的女孩儿,特殊的家庭背景,造就了你坚忍不拔、奋发向上的性格。你在学校是那样的懂事,是老师的得力助手,是同学们的知心姐姐,大家都以和你成为好朋友为乐。老师真替你高兴!但是,你知道吗?老师并不为你自豪。因为你家庭特殊,养父母是那么地爱你、宠你。你却有些任性,不体谅父母的艰辛,花钱大手大脚。要知道你的家庭经济条件很差呀!不过,老师相信,你这样是因为你还小,随着年龄的增长,你一定会克服这个小不足,成为一个乖巧、孝顺的好孩子。你父母期待着!老师期待着!”


看到评语,陈玲脸红了。她主动找到我说:“老师,我保证改正,不让您失望。”她的生父母还特地找到我家里,感谢我对他们的女儿客观的评价和温情的教育,说:“你让我们做父母的脸红啊!请你放心,我们会协助她养父母教育好她的。”后来,陈玲变了,成了一个人人夸奖的孝顺女孩儿。



学生张震,是一个苦命的男孩儿。母亲生下他两个月,回到河南老家,常被前夫殴打、虐待,无法生活,跳河自杀。父亲在他1周岁时因误伤致人死亡而入狱。他和70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。生活孤苦不说,精神压力十分沉重。他常常感到自卑,时时远离同学,一人独处。一次,我布置了一篇习作,让大家写《我的爸爸》,结果,他写了对爸爸的模糊印象(每年探一次监),写他从来没得到过父爱,而又十分渴望父爱,还写了对父亲的怨恨与失望……


看了他的作文,我知道了他的内心世界。沉思良久,我给他的习作写下这样的评语:


“孩子,你是无辜的。你渴望父爱,这是天经地义的。你太自卑,不利于你的成长。你虽然没有得到父亲的爱抚,但你是否知道,你父亲也十分想念你?他在给我的心中,字字句句都饱含着对你深深的爱呀!你的祖母是那样疼爱你,照顾你的生活;老师是那样关心你,在免去你在学校的一切费用的同时,联系上派出所的刘斌所长帮扶你;同学们那样体谅你,从来没说过你父亲的坏话。你生活在一个温暖的大家庭里啊!努力融入集体吧,孩子!经历了风雨,就能见彩虹;经历了磨练,就能早成才!开朗、活泼起来吧,努力学习,做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……”


我的评语,比他的作文还长。作文本发下去后,张震找到我说:“老师,我想换一本作文本。”我问为什么?他说:“我要把有你评语的本子珍藏起来。”听到这里,我的眼睛湿润了。



从教28年来,我不敢有丝毫的懈怠,怕误了孩子们的时光;不敢嘲弄某一个孩子,怕伤了那纯洁、稚嫩的心灵。虽然,我不敢说我所写的评语促成孩子们成才,但我自信,我那朋友一样的语气,父辈一样的关怀,沟通了我们的心灵,为他们搭建了健康成长、走向成功的桥梁。